SEO必备—-写稿技能提升(十一)

SEO必备—-写稿技能提升(十一)

今天总结前十篇文章的中心思想,并实例一篇文章从开始到结尾,逐一点评,希望能给大家一个最直观的印象,尽快得到一个实际意义上的提高。

太原SEO

SEO必备—-写稿技能提升(十一)

天尽头,何处有香丘。
未若锦囊收其骨,一坯净土掩风流。
——节选自《红楼梦》“葬花词”
——题记(引言)点评:本文主人公马广儒是一个非常理想化的人,唯美,自恋,至情至性,一生沉溺《红楼梦》之情结中不能自拔,每每以“贾宝玉”自比。其英年早逝的人生如流星般短暂,曾令多少熟识他和不熟识他的人扼手叹息、悲鸣不已!对于他的性格,一个叫“ruis”的朋友曾专门和清贫进行了讨论,认为马广儒其实是“现世中的林黛玉”。虽然他一生以宝玉自比,但其性格深处更多的却是黛玉的影子,因此,说他是男性的林黛玉可能更恰当一些。

 
从马广儒短暂的人生经历来看,他明显有着林黛玉的郁郁寡欢、多愁善感,同时缺乏积极入世的生活态度,在现实生活的羁绊中最终走向厌世、弃俗。林黛玉的忧郁个性体现在她的葬花情结,而马广儒的忧郁则沉积在一个个的酒瓶之中。花葬尘土而归尘土,酒浇哀愁却难灭哀愁,浇灭的却是一个原本还有希望的生命。

 
马广儒在表演艺术上天生异禀,但却是现实生活中的懦夫,他对自身的命运缺乏理性的思考而更多的是感情用事。他未能在生活中找到可以让他灵魂得以栖息的地方,以至其现实与理想之间崩裂出难以逾越的鸿沟,这也是他整个悲剧人生的关键缘起。

 
马广儒的悲剧应该说是性格悲剧,而他成长环境对这种最终将其引向毁灭的性格的形成,负着不可推卸的责任。马广儒犹如顾城诗中那个“被妈妈宠坏了的孩子”,他天性烂漫、爱幻想,却与现实生活相脱节,而且缺乏应有的责任感,这也是他最终无法适应社会,逃避现实,成为“酒做的骨肉”而蒸发人间的悲剧隐患所在。

 
因此,在选择“引言(题记)”时,清贫特意选择了黛玉的《葬花词》。文如水月镜花,有而非真,其缥缈的语言、怅惘的格调,很好地烘托了本文凄美、哀伤的整体风格,深化了转瞬即逝、变化无常的人生主题。通篇引言(题记)、大小标题、导语、正文遥相呼应,声气相通,联袂形成了笼罩全篇的痛惜、悲凉、空幻的气氛。

 

随笔:如何放空自己天马星空来一篇自我的描写,以秀文字功底。

日子川流不息。我起床,写作,吃饭,散步,睡觉。在日常的起居中,我不怀疑有一个我存在着。这个我有名有姓,有过去的生活经历,现在的生活圈子。我忆起一些往事,知道那是我的往事。我怀着一些期待,相信那是我的期待。尽管我对我的出生毫无印象,对我的死亡无法预知,但我明白这个我在时间上有始有终,轮廓是清楚的。
  然而,有时候,日常生活的外壳仿佛突然破裂了,熟悉的环境变得陌生,我的存在失去了参照系,恍兮惚兮,不知身在何处,我是谁,世上究竟有没有一个我。
  庄周梦蝶,醒来自问:“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,蝴蝶之梦为周与?”这一问成为千古迷惑。问题在于,你如何知道你现在不是在做梦?你又如何知道你的一生不是一个漫长而短促的梦?也许,流逝着的世间万物,一切世代,一切个人,都只是造物主的梦中景象?
  我的存在不是一个自明的事实,而是需要加以证明的,于是有笛卡儿的命题:“我思故我在。”
  但我听见佛教导说:诸法无我,一切众生都只是随缘而起的幻像。
  正当我为我存在与否苦思的时候,电话铃响了,听筒里叫着我的名字,我不假思索地应道:
  “是我。”

分享到:

发表评论

2007-2013 太原SEO 百度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