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O必备—-写稿技能提升(五)

SEO必备—-写稿技能提升(五)

其实写SEO博客类的文章时,一个你觉得还可以一写的故事,仅仅写出来是不够的,你得善于发现、善于挖掘、善于总结。一篇文章写出来,给自己看是一回事;想发表出去给千千万万的人看,则是另外一回事——你得高屋建瓴,无论是经验还是教训,总得告诉点读者什么,让人若有所悟,若有所感,若有所得。而且,有很多时候,一句警语,一段精彩的感悟,往往就能救起一篇文章。看看老刘写稿的亲身经历吧。

太原SEO

SEO必备—-写稿技能提升(五)

 

刘卓鲜今年已经快60了,早年在老家四川内江当过工人,上过工农兵大学。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,还曾调进内江市委机关搞过一阵子新闻报道,在当地也算是小有名气。
在未去北京之前,五十而知天命的老刘在内江处于半退休状态,日子过得还算悠闲。有一笔不高但稳定的工资,业余还搞点文学创作赚点外快。虽然千字只有二三十,但老刘很满足。偶尔一笔稿费单到时正好有邻居经过,还能惹来一些让他暗暗满足的小成就感。

 
生活的平静、安逸,大约是在1996年的秋天被无情的现实打破——他的儿子应届考大学未果。怎么办?辍学?不行,老刘自己是文化人,知道知识改变命运这一千古颠簸不破的道理;那么?复读?儿子考虑良久,哭丧着脸说:“爸,压力太大了,今年没考上,明年也不一定有把握……”

 
最后全家商量来商量去的结果是:筹款,进京读自费大学!
于是,那一年的十月,从未出过远门的儿子,在父母担忧和期盼的眼光中,孤身一人漂泊到了千里之遥的京城。
结果,不出老刘夫妇的所料,儿子到北京后完全不适应新环境,孤僻的性格使他很难和新同学相处。而且,最让他难以忍受的是,吃惯了川菜的他,很不适应学校偏淡的口味……
怎么办?由于妻子身体不太好,接到儿子来信的老刘默默地看了一脸愁容、暗暗流泪的老伴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口气坚定地说:“别哭了,我辞职,去北京照顾他。”(即所谓的“陪读”)
可怜天下父母心啊!“‘望子成龙,望女成凤’,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的父母肯像中国的父母们宁愿牺牲自己,也不肯让孩子吃苦头。因为有孩子,孩子的希望就是他们的希望,孩子们的快乐就是他们生活的意义,孩子的后面还有后代,就仍然是希望,生命就仍然有意义、有快乐……”(摘自陈清贫、陈忠厚作品《中国国内教育:杜鹃啼血民哀鸣》)
——等清贫在北京见到他时,已是老刘进京一年以后。我们的第一次见面,约在北京中关村的海淀剧院门口。我提前十来分钟到了,而老刘则是骑着一辆旧自行车一路穿行而来。开始一成不变地寒喧、客套,当时年龄几乎大我一倍的老刘非常热情,执意要请我吃饭,并一再说:“小陈你千万别客气,走吧,走吧,你想吃什么?”我犹豫了一下,觉得实在是盛情难却,就想了想说:“我也蛮喜欢川菜的,就吃火锅吧。”

 

 

结果没想到,在中关村我们顺路找的那家川菜馆并不正宗,口味咋地不咋地。饭后,一脸歉意的老刘说:“小陈真是不好意思,这样吧,明天来我家吃饭。孩子他妈刚来了,她的手艺好。”
因为谈兴未尽,我爽快地答应了。

 
第二天,我按他留的地址又一次来到了中关村,随后就是一通好找。我拎着一大兜水果(我妈妈从小教育我,到别人家里去作客,千万别空着手!这一点我从来都没有忘记),转公交,打面的,千辛万苦才找到老刘头的家——那已是北京很偏远的郊区了,到处都是一副农村景象,灰暗、荒凉、破败。老刘租了一个小四合院中的一间,房间里很空,只有一个堆满了书刊杂志的旧书桌,和一台19寸的彩色电视机,再就是一张挂着蚊帐的大床。其余还有什么,就不记得了。

 
这一顿饭吃得很饱!老刘老伴的手艺那可真不是盖的,土法烧鸡又酥又烂,异香扑鼻!如今一晃过了十年,我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烧鸡……
饭后聊天,我知道老刘一年前进京后很不容易,自己喜爱的小说创作因为周期长、产量少、稿费低,最后不得不忍痛放弃。是对新闻报道舍不下的情愫,还有孩子那令人咋舌的学费,促使老刘顺理成章地重操“土记者”的旧业,开始了自由撰稿人的生涯。那年的老刘头,已经51岁了。

 
虽然心疼老伴和儿子,老刘的妻子也常来一起住住,但她一直不太喜欢北京,抱怨说放着老家两室一厅的楼房不住,跑到京郊租住农舍真是活受罪。而老刘对这一唠叨颇不耐烦,一再说:“要回去你一人走,儿子中意北京,我要在这里多陪孩子几年!”

 
然而,作为一无名气、二无名分的“外人”,老刘采访初期少不了吃闭门羹。他想来想去,决定利用自己家住中关村北部的有利条件,不时骑车“混”进北大、清华等高等学府,一边旁听专家、学者所开的人文、科普讲座,一边伺机联络采访。与此同时,他为了赢得信任,还找到了一个小窍门,那就是把过去撰稿采用的样报、样刊拿给采访者看,并且尽量往同行业上靠。对方是影视明星,他就拿着文艺名家的;对方是体育健将,他就拿运动健儿的;对方是厂长经理,他就拿企业精英的……因为以前的报道成绩颇丰,曾经采写的文章派上了大用场。每次采访之前,老刘还特别下工夫收集被采访者的背景资料。家里没有条件,就跑图书馆、书店去查询。由于对对方有所了解,简单交谈几句就会拉近距离。
老刘逐渐打开了局面,但看似小事一桩的通讯地址,却又成为大麻烦。因为租住的农家院没有门牌,他找过在某学院任教的原大学同学,也寻过在解放军某部的老朋友,可是,别人帮忙三五次还可以,但当样刊、信件及稿费单源源不断地来临时,友人的婉拒就在所难免了。而编辑们的质询:“你的‘住地’几个月一变,究竟是怎么回事啊?(潜台词:别不是骗子吧,打一枪换一个地方)”也叫他不无尴尬。最后,还是一位采访对象——华夏硅谷鼻祖、中关村电子一条街的创始人陈春光教授伸出了友谊之手,老刘的通讯地址才算固定。(本段引自《劳动报》记者蓝石《刘卓鲜:天命之年奔“自由”》)

由于写纪实和写小说到底还是有区别的,还有,老刘当时半文半白的文风也很不适应流行期刊的需要。因此,伊始,老刘写得多,发得少,付出与回报不成比例,日子过得实在艰难。当时老刘身为一家之主,有时拿不出钱来贴补家用,被老伴、邻里奚落嘲笑,心里很不好受。个别手紧的日子,他只得悄悄地向老家的姐姐求助,让远水来解解近渴。

 
机遇总会垂青奋发不息的人。依靠自己的素质功力与真诚待人,老刘出去采访逐步受到了礼遇。京剧梅花奖得主邓敏、王旭东伉俪,港星徐锦江、祝平夫妇,“抗干扰快速记忆”发明家倪新威、罗凤鸣夫妇等采访对象,不仅事后成了他的忘年交,还向他们自己的朋友如科学家何祚庥、港星罗家英等引荐介绍,使老刘的采访面大大拓展,甚至还有人主动找上门来要求接受采访。
他那时还有一个值得借鉴的做法,就是和明星合影,在文章发表后,他就将图文剪裁下来,装在一个透明活页夹里,再采访其他人时就拿出来给人看,以取得信任和合作;还有一个做法,就是滚雪球式的连锁采访。如,他和清贫合作成功了徐锦江一稿后(《“花和尚”徐锦江:哪有一副花花肠》,原载《知音》,编辑陈清贫),由徐锦江介绍,他又认识了周润发(徐锦江和周润发私交不错,兄弟相称)和吴孟达,接着又认识了周星驰、汪明荃等人。
写顺手后,老刘连续不断地在清贫手上发了七八篇文章,并在当年接受了清贫的邀请,去“新马泰”参加了我们的笔会;次年又应清贫的邀请,去韩国参加了我们的二级笔会。
如今,老刘已被应聘进中央电视台某部门工作,还在北京买了一套房。
老刘对自己目前的生活挺满意,只不过有时也会叹气:“要是早来几年就更好了!

是啊,早学会这些写文章就不是现在的水平了,收入也翻了好几翻了,真的很感谢SEO这门技术,把写文章融合到技术中,很有乐趣!

分享到:

发表评论

2007-2013 太原SEO 百度地图